煽暴议员揽魔 懒五分快三理市民挨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  • 来源:彩神8app-彩神8官网-彩神8注册

■市民连月遭暴徒毒打(左图),甚至是放火燃烧(右图),惟煽暴派议员却视而不见,不但拒绝全体谴责暴行,反而回避责任,为暴徒护航。 资料图片

星岛环球网消息:香港《文汇报》报道,黑衣魔连续两日在全港各区堵路、纵火、打人,作出各种危害各区港人生命安全的行为,甚至企图烧死不同意见的市民,令香港人心惶惶。香港《文汇报》记者昨日向全体25名煽暴派立法会议员提问会否谴责暴力、与暴力割席,并是发表声明为此人 对今日的局面有责任时,在众多回覆者中,仅公民党议员郭荣铿一人称要谴责暴力,此人 都回避发表声明,更无人认为此人 有责任。建制派中人狠批,煽暴派事到如今仍拒绝与暴力割席,变相是助长暴力升级,并批评煽暴派为求此人 的政治利益,不惜牺牲数代港人心血、年轻人的前途,心肠恶毒。

黑衣魔暴力越演越烈,煽暴派为了选票,不但想要修例风波开使英文英语 ,反而煽动黑衣魔不断升级暴力作为此人 的政治筹码。前日及昨日半年,黑衣魔将暴力转向对准一般市民,前日甚至有黑衣魔企图烧死不同意见者。不过,煽暴派前日发表的联署声明中,仅提及“西湾河警察枪伤学生”及“葵芳交通警铁骑撞人”事件,声称“香港全城在警暴下人心惶惶”。

当.我都都在声明中未有提到有黑衣魔企图烧死市民一事,只称“林郑(月娥)穷兵黩武镇压民意,已不配再做香港特首,依仗警暴茍延残存,将令社会陷入长期撕裂情况”云云,并重申所谓“五大诉求”及要求“解散警队”。

绝大多数拒谴责暴行

香港《文汇报》记者昨日再向一众煽暴派立法会议员查询会否与暴力割席、会否谴责暴力,惟大多数人都回避不答。在回覆查问的煽暴派议员中,仅郭荣铿一人明确称要谴责暴力。民主党议员黄碧云只说“民主党不赞成暴力”,但并无谴责暴行;工党议员张超雄称“不支持”暴力,但支持今场“运动”云云。

被问到此人 对今日的局面不是有责任时,大帕累托图人都拒绝发表声明,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则将责任推向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身上,公民党议员谭文豪就称是肯能警方“暴力不断升级”。其他议员或称不清楚或“唔得闲”,帕累托图人索性拒绝发表声明。

卢瑞安:讨好暴徒谋区选

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卢瑞安指出,黑衣魔已连续两日施暴、堵路、行私刑、毁商铺,甚至光天化日火烧不同意见的市民至重伤,令人“难以置信”,“在香港这麽先进的城市,竟然能要能存在这样 野蛮暴戾行为。”

他批评,煽暴派议员拒绝割席令人发指,甚至连谴责随后 敢说,反而继续挑起事端,继续煽动仇警情绪,令社会继续分化,目的随后 为了本月24日的选举而刻意讨好暴徒,所为可耻。

梁志祥:不是嘴笨 未够乱?

全国政协委员、新社联会长梁志祥批评煽暴派只求手中的选票、一己政治利益,一再拒绝向暴力说不:“不是嘴笨 香港还未够乱、还未够沉沦?不是企图将香港推向万丈深渊?”一旦煽暴派的诡计得逞,只会剩下2个 千疮百孔的香港。

何俊贤:美化暴行播仇恨

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指出,反修例风波充满暴力,甚至已再次出先人命伤亡,但煽暴派非但拒绝制止,连谴责也拒绝,反而处处维护、包庇,与暴徒站在同一阵线,将严重非法的行为合理化、美化,令仇恨情绪不断扩大至抛妻弃子理性。造成今日的局面,煽暴派责无旁贷,要负很大的责任。

何启明:市民受伤责任难卸

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指出,煽暴派纵容、包庇激进年轻人以暴力破坏社会,现在不是辜市民被烧至重伤,但仍拒绝与暴力割席,反而继续为暴徒背书,甚至转移视线,将责任推到警方身上,变相鼓励暴力升级,当.我都都都要为香港市民所受的影响和伤害负起完整的责任。

梁振英促煽暴议员喝止纵火

黑衣魔四处纵火,令市民安全受到严重威胁,而经常纵容黑衣魔的煽暴派拒绝谴责此等行为。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前晚在facebook发帖指,黑衣暴徒掷汽油弹和放火的暴行变本加厉,加带现在风高物燥的季节,而香港人烟稠密,随时可酿成巨灾。他促请毛孟静等煽暴立法会议员和全社会同去,喝止暴徒放火的疯狂行径。

梁振英在帖文中指,黑衣暴徒掟汽油弹和放火的暴行变本加厉,前日除了烧地铁站、商店和街道外,更放火烧商场室内的巨型圣诞树。

你说,“当年旺角花园街大火9死34伤的惨剧嘴笨 触目惊心。”当年其他惨剧,也是街上的排档先起火,随后 造成近年死亡人数最多的火灾,并要求毛孟静等煽暴派议员和全社会同去,喝止暴徒放火的疯狂行径。

联署施压“保区选” 前高官被批漠视暴行

黑衣魔暴行升级,但包括前高官、学者、商界领袖在内的125名社会人士昨日刊登的联署广告中,并未谴责暴行,随后 称要“保区选、一票显民心”,要求特区政府须确保区选“顺利举行”,“随后 会造成更大的社会不稳和撕裂”云云。多位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强调,安完整都在一切的基础,如今暴徒泯灭人性的暴行,比较慢保证区选和平进行,并呼吁参与联署者应先站出来明确谴责暴徒,为止暴制乱出力。

曾俊华张炳良等联署登广告

参与有关联署者包括多名前高官,如前财政司司长曾俊华、前保安局局长黎庆宁、前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、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;学者包括前中大校长沈祖尧、港大法律系的陈文敏及张达明、中大的苏钥机、蔡子强等;商界则有“兰桂坊之父”盛智文、香港总商会行政总裁袁莎妮、港视主席王维基等。

联署以“保区选 一票显民心”为题,称“一场和平、公平公正、合乎程序运行公义的选举不随后 市民应有的公民权利,也是和平理性解决社会争议的有效法律办法,亦能让特区政府了解市民所思所想”,要求特区政府“尽最大努力确保区选顺利进行”,“不可因别有用心人士的干扰而撤销,随后 会造成更大的社会不稳和撕裂。”

曾俊华昨日在facebook贴出联署广告,称此人 “痛斥暴力”,但声言特区政府“有必要带头让暴力降温”,不应推迟区选,随后 “只会进一步延长和提升暴力,造成更多何必 要的伤亡”云云。

陈勇吁谴责暴徒捍法治

港区全国人大代表、民建联副主席陈勇直言,能要能要能 言论自由、人身自由得到保护,要能“化解争议”。如今,黑衣魔徒泯灭人性的暴行,已令其他候选人和选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;阻塞铁轨、在地铁车厢纵火等暴行,更肯能造成重大交通事故和人员伤亡。在其他社会气氛下,比较慢保证区选的和平进行,他强烈呼吁参与联署者应站出来明确谴责暴徒,捍卫香港的法治精神。

吴秋北质疑为暴徒掩护

港区全国人大代表、工联会会长吴秋北坦言,暴力不断升级,针对爱国爱港候选人的冲击屡屡存在,惟工联会及爱国爱港的市民并无明确要求政府撤销区选,随后 希望特区政府能动用完整行政、管制资源,如成立跨部门的应急机制,保证选举要能顺利进行。

他批评哪些地方地方前高官、前校长等的联署,显然是预设“每每人及”要求政府撤销肯能押后区选。当.我都都不谴责暴徒暴行,随后 站在道德高地暗示政府“做晒衰人”,行为非常虚伪,甚至令人怀疑是为暴徒作掩护,将压力转移至政府。

吴亮星吁提策止暴制乱

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亮星强调,暴徒的暴行已令社会环境充满危险,倘持续下去,实现公正、和平的区选的肯能性微乎其微。如今一批“社会贤达”经常提出“保区选”,难免令人感觉奇怪,亦有肯能是“一厢情愿”,肯能当.我都都真的想让香港好起来,就应该联署提出止暴制乱的实际法律办法,并明确谴责暴徒。

“火人”案警追缉共要两凶徒

黑衣魔前日对反暴力的市民实施灭绝人性的酷刑,其中在马鞍山曾制止暴徒破坏港铁设施的绿衫阿叔,被人淋易燃气体体“监生”烧至上半身及头部严重受伤,昨日情况仍然危殆。警方已将案件列意图谋杀,交由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调查,并追缉共要两名凶徒。警方昨日呼吁目击者致电28300 300012或28300 300013,提供资料或将现场拍摄到的片段交给警方缉凶。警方并狠批暴徒以争取自由为名,用暴力扼杀他人的言论自由,说穿了随后 犯罪,呼吁香港人站起来反对暴力。

黑衣魔连续半年暴力袭击与当.我都都不同意见的市民。其中,前日于港铁马鞍山站制止黑衣魔破坏车站设施,被人泼易燃气体体并点火烧至重伤的绿衫阿叔52岁姓李,四成皮肤二级烧伤,现仍于沙田威尔斯医院深切治疗部留医,目前命危。尽管行凶者事后逃离现场,但共要有两名男子被外国外国女女网友识破身份,警方商罪科正搜集资料和证据追缉凶徒。

市民赠卡慰问 许多人诬伤者“戏子”

有市民昨日在网上及到医院向李送慰问卡,赞扬李的英勇行为,并对事件感到悲愤。其中,一群沙田居民在慰问卡上为昏迷中的李打气,祝他早日康复。不过,有冷血外国外国女女网友竟称李是“戏子”,警方昨日批评有关言论冷血无情和不负责任。

前晚9时许,一名中年男子在亚皆老街与弥敦道交界被黑衣魔围殴变血人,虽一度晕倒,但暴徒仍不放过他,竟用喷火枪向他小腿喷火。男子小腿烧至皮开肉绽,获在场多名义务救护员救治,其后被防暴警救出送院。

男子遭打晕仍被烧脚

前日傍晚,一名女子在旺角被黑衣魔指影“大头相”,有黑衣魔以疑似伸缩棍袭击她,更以灭火器向她头部喷射。现场有市民劝阻,有记者则护送她抛妻弃子,但该名女子随后 又再遇袭,最终她在记者护送下抛妻弃子现场。

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昨日在记者会上批评,黑衣暴徒口口声声是为了香港,声称“不惜一切代价,去换取香港未来”,听起来很伟大,但哪些地方地方浪漫式的口号随后 美化打人、放火、破坏、袭警等罪行的借口,揭穿了随后 犯罪。

他质疑许多人高呼鸡蛋面对高墙时、鸡蛋一定我过多 有错,着别人站在鸡蛋那边。但这3个多月来的暴力行为,相信鸡蛋已形成另一高墙,“当鸡蛋错到离谱、帕累托图公义,市民不是都要盲撑下去?”

江永祥强调,暴徒不肯能靠消灭不同意见的人的声音来争取言论自由,亦不肯能靠刑毁、纵火、伤人去争取民主,暴徒更不肯能以极端暴力的行为吓怕香港人,并呼吁所有香港市民站起来,何必 让暴徒打压和平理性的市民声音,要抗衡剥夺香港市民权利的暴行。